馆主日志
情注秦岭写逸韵 恬淡清雅意境新

时间:2016-9-29 21:18:22 点击:1135

丁平安山水画赏析

情注秦岭写逸韵 恬淡清雅意境新

——丁平安山水画赏析

     诗言志。诗人用他的诗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。文学家通过文章来表达自己的思想、情感,以及对社会、人生、自然的认识和关注,体现自己的理想、追求。画家也一样,他是用自己的绘画语言表达自己的思想、审美追求,以及对社会、人生、自然的关注。因之,画家在创作中,他的个性、情趣、爱好以及人生态度就会自然不自然地流露出来。所谓文如其人,画如其人,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就是这个道理。
     秦岭绵延千里,山势峭拔,高大雄伟,植被茂密,有着六月积雪的主峰太白山和以奇险著称的西岳华山,它是中国南北的地理分界线,也是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取之不尽的创作题材。
     丁平安就是一位痴迷秦岭的山水画家。他的画作里偶尔也有少许几幅陕北题材的画作,但主要还是秦岭。他笔下的秦岭,没有华山的奇险,也没有太白山的伟岸,而是以平远之势展开。看他的画,犹如凌空鸟瞰,有‘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’的豁达和超脱世外的感觉。在层峦叠嶂中,蜿蜒曲折的溪流、从山间喷涌而出的瀑布、绿树掩映的农家小屋、荷锄暮归的农夫、溪边垂钓的渔翁,横跨山涧的小桥,这一切是多么静谧、多么富有诗情画意,多么令人向往!
     他笔下的景物,不是单纯的机械照搬,对景写生,而是从艺术的内涵和思想深度上追寻山里人家内在的独特美感,着意营造一个清静、闲适,自由自在的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。譬如:《山道弯弯》、《山亭观秋图》、《相约老友话古今》等。
      在《山路弯弯》里,在幽深苍莽的大山中,在茂密的树木掩映下,一个小女孩独自行走在曲曲折折的林荫小道上。没有闹市的喧嚣,人声的嘈杂,只能听见草丛里蛐蛐的吟唱,是多么宁静!在《山亭观秋图》里,在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间一块平地上,一座简陋的亭子,几个人坐在里面,欣赏漫山遍野悬挂在枝头,压弯了树腰的野果,尽情享受着丰收的喜悦,是多么令人陶醉!《相约老友话古今》中,在遥远、偏僻终年难得见一个人的深山老林里,农闲时节,约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,聊聊天,叙叙旧,没有时疏鲜果,没有时尚茶具,只有一碗白开水,一篮核桃,边砸边吃边聊当年一块当兵,一块修水库,一块治理渭河,甚至自己当年的风流艳史,那些陈芝麻烂套子的破事一古脑儿地吐出来,不用担心有人耻笑,更没有人抓辫子,打棍子,是多么的无拘无束,自由自在!
     丁平安在写意山水画里,非常注意虚实映衬,留出一定空白。书法讲究分行布白,绘画亦然。齐白石画虾,白纸墨虾,别无他物,使人感到满幅是水;《琵琶行》中的演奏,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固然动听,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更令人神往。在他的《大江东去》、《长河青青空山翠》、《镜湖》、《寒塘鹿影》里表现得更为突出。他将“知白守黑”,“以虚衬实”发挥到极致,使“无画处皆成妙境”。给观者留下充分的想象余地,使得画作意境更为悠远、深邃,体现出他深厚的艺术素养。虚实相生是绘画的一种技法,也是一种人生哲理。
      在表现手法上,他对中远景以淡墨大笔肆意晕染,对近景则以浓墨细心雕琢,远近层次分明,阴阳向背清楚。无论是皴、擦、染、点,笔法娴熟老道,得心应手,运用自如。画面上笔道纵横,纵而不见行笔之起始,横而难觉墨色之终结,山、树、舍、人与江、天、云、水浑然一体,如梦如幻,充满了氤氲之气,神秘之气,让人永远也看不够,永远也看不透。
      在《小径草木深》、《终南晴翠》、《长河青青空山翠》、《雨过山秀图》、《终南秀色》中,他以满腔热情,以饱满的笔墨抒写大秦岭的万千气象,借景抒情,抒发他对祖国大好河山以及大自然的一片热爱之情、敬仰之情、赞美之情。远看则大气磅礴,近观则一丝不苟、丝丝入扣。他在绘画语言的纵收之间,力求表现一种深邃古朴的文化景观,以托物言志的方式表达内心深处的思想感情和艺术追求。
     在构图上,他不枝不蔓,不刻意雕琢。笔墨简约,看似漫不经心,随意点染,但仔细品读,却又恰到好处,越看越有韵致,含蓄、携永,耐人寻味。
     在色彩运用上,他没有大红大绿地铺彩,无论什么颜色,都是淡淡的,但给人的意境是清雅的、清新的,看来,恬淡、不仅是一种山水画的审美追求,更是一种人生态度。

 


中央电视台
中央网络电视台
西安记者站
党政训
2013年9月12日